高山织玉带黔地筑金路

重庆中冶建工谱写渝贵深情

  本报记者 唐琴 通讯员 张雯报道
  “江南千条水,云贵万重山”,青山叠嶂、风景如画。神奇秀美的山水风光却让黔东南乡民们长期处在封闭与贫困中———没有通途大路。总部位于重庆市的中冶建工集团又一次开始了支持贵州道路发展的事业,高山织玉带,黔地筑金路,传出渝贵深情佳话。
  黔道难于上青天
  为了改善贫困地区的交通条件,消除区域经济的发展瓶颈,贵州省紫云县、望谟县等贫困县被列为贵州县县通高速公路项目的重点建设区域。渝贵历来合作密切。远在重庆市的中冶建工集团高层决定并通过建设一条包括14座桥梁、1处互通立交、1处服务区和27处涵洞,全长9.65公里高速路,助力当地农民脱贫。
  2016年7月,来自重庆的中冶建工人来到望谟县边饶镇。初到此地,严酷的自然环境给项目团队带来了不小的考验——能看见的地方都是大山,开车到最近的坎边乡都要半个小时。
  开山搭桥筑通衢
  2016年8月27日,紫望高速四标段在全线第一个破土动工。“这是贵州高速路的特色,要在这样山高峰险的地方建高速,只能通过搭桥的方式。”项目总工程师史继凌介绍。桥梁占比高不算什么,当地复杂的地质条件才是项目团队的头号对手:容易发生坍塌、漏浆等,最大成孔深度有76米,对技术能力提出了较高要求。
  突然其来的暴雨往往让他们先前的努力几乎归零。“2017年7月,受沿海台风的影响,暴雨多次淹没了坎边大桥的施工现场,经过几次反复抢修才成功。”项目经理范建波说。
  此心安处是吾乡
  傍晚,项目部广播站的音乐准时响起。来自大重庆的企业工人们像往常一样开始记录当天的日志。30岁以下的年轻人占到62%,有的是这两年分配来的大学生,有的才结婚不久,还有的孩子刚出生。项目部党支部书记程实是个刚满二十八岁的年轻小伙儿,家在山城重庆,对于他来说,“回家”是最幸福也是最无奈的事情,本该轮休的时候程实常因无法脱身而延迟休假,他的妻子只能趁着节假日从山外来到山里看望他。他们常说:“条件艰苦的地方总得有人去,既然接受了任务,来到了这里,我们就没有退路,就必须要做出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