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8版
发布日期:
2019年医疗行业大事记———
互联网医疗步入“成长期”创新药发展迎来新机遇
  本报记者 马睿琪报道
  2019年无疑是医疗界重要的一年,国家卫健委、国家医保局、国家药监局分别侧重在医疗、医保、医药三方面各司其职,又相互联动。
  回顾2019年,国家卫健委共发布161条政策法规,国家医保局共发布26条重磅政策文件,国家药监局共发布61条法规文件。医疗界正在走上新一轮快速发展之路。
  “互联网+医疗”落地实施
  随着5G的发展,2019年我国各行业与互联网融合得更加紧密。与此同时“互联网+医疗”经过了技术发育的“婴幼儿期”,开始步入“成长期”。2019年我国国家医保局下发了关于完善“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和医保支付政策的指导意见,随后各地纷纷推进国家互联网医疗政策的落地,出台实施细则、建设省级互联网医疗服务监管平台,使得互联网医院建设和监管有保障。
  在政策的加持下,“互联网+医疗”的各种实践开始落地,不仅公立医院大量建设互联网医院,多种类型的企业也参与了互联网医院建设,除了互联网医疗企业、信息化企业、医药电商之外,药企、器械企业、保险企业等也加入大流中。互联网融入医疗之后,正在迅速提升我国的医疗水平,方便群众就医。
  业内人士陈先生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本质上讲,互联网医疗是用现代化的平台和科技手段从而以快速的方法来达到缩短患者就诊的时间。从之前的柜台挂号到现在的微信、支付宝预约挂号、缴费。大大缩短了患者办理手续的时间;其次,对于一些偏远、交通不便的城市,通过互联网远程就诊,也降低了患者的看病成本。
  据记者了解,互联网医院规划日趋清晰,医保支付接入有望加速推动进程。目前超过150家互联网医院在多省市落地,医保支付接入政策明晰后,互联网医院建设成本规模效应将逐步凸显,有望进一步加快发展进程。除此之外,面临慢病患病率走高、支出加剧以及人口老龄化、养老负担加重的严峻现实,互联网可在慢病管理和医养结合领域发力。
  中研普华研究员洪前进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互联网与医疗融合,有助于推动我国医疗服务行业的升级改造,为看病难、看病贵的难题提供新的解决方案,改革服务流程,改善内部管理,优化资源配置,用智能设备监测病情,用临床大数据对接研发药品,互联网技术有很大的发挥空间。有助于家庭医生的推广、慢性病的管理、检查结果的互认,疏解症结、降低成本、优化资源配置,提高服务质量和效率,能进一步激活社会资本,发展出更多样化的健康产业,以满足人们的多层次需求。
  展望未来,我国互联网医疗事业将进入新一轮高峰期。随着5G、人工智能等技术的不断融入,互联网医院在全国各地陆续上线,服务覆盖人群更大,而且互联网医院的服务将更加多元化,其市场需求规模将加速扩张。
  大力发展创新药
  近年来,中国药品市场需求大幅增长。据行业研究网站中国报告网发布的数据,2018年中国药品行业终端市场规模为1.7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3%。中国医药市场在全世界占第二位,但是创新药的数目只有全球的6%,与发达国家差距在10倍以上。
  陈先生表示,早期我国医药政策不完善,在新药理解方面出现误差。创新药研发周期长、投入大、风险大,远没有仿制药的周期短、投入少,收益大。从临床方面来说,我国到目前为止,临床机构的数量是在世界范围内属于靠后位置,而临床研究又是创新药发展的主要部分,之前国内临床实验把关不严、数据可靠性差,难以证明新药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临床试验很难得到欧美日的承认。
  2019年,《疫苗管理法》和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两部法律出台,于12月1日起实施,从更高层次的制度设计上鼓励创新,并确定了对药品和疫苗全生命周期的监管。另一方面,允许药品上市许可人委托其他企业进行药品生产和经营工作,打破一体化格局,提升药物创新效率。
  医改政策引导行业变革,创新药发展迎来新机遇。国家实行的这一系列医改政策,旨在达到惠民医疗、降价控费等目的,助推了创新药的发展。从2007年到2019上半年,申报创新药临床试验或生产的国内企业达700家,创新药品种数百个。与此同时,国产创新药市场容量也在不断扩大。近6年,创新药复合增长率高达27%。2018年,创新药国内销售总额超过110亿元。
  洪前进指出,目前国家大力鼓励创新,知识产权保护得到更高的重视,而药品定价也在逐步放开,逐渐有创新药的出现。随着医改的不断推进,中国的药品市场会越来越大,有利于我国创新药物的研发以及药品市场发展的因素也会越来越多,诸如国家对健康与新药创新研发投入的增加、经济持续快速发展、国民收入不断增加、人口老龄化、城市化的进程加速等。有利于充分调动研发者的积极性,促进药品创新,并使批准上市的药品可以迅速地扩大市场、占领市场。
  “其次是有利于优化资源配置,抑制低水平重复建设,促进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同时有利于落实企业主体责任,加强药品质量管理,提高药品质量,并且它有利于创新药品治理机制,充分发挥政府、企业和市场三者在加强药品管理中的作用。”洪前进表示。
  在药物审批速度方面,在创新药准入加速之后,药物审批速度提高了62%。在生物制剂方面,2018年获批的新药比2017年暴增450%。从材料提交到最终获批现在只需要6个月。此外,第二批临床急需境外新药名单发布可加速境外新药在国内上市的进度,倒逼国内企业加大创新力度;国家药监局就《真实世界证据支持药物研发的基本考虑》,为创新研发的临床试验指出了更安全有效的方向。
  “越来越多的海外研发及跨国高企人才纷纷回国,为国内与国外研究所搭建创新药研究搭建平台。我国人口基数大,作为全球第三大药品市场,有利于我国创新药研发及市场发展因素也越来越多,国家对创新药的新药研发投入增加,创新药物的评审制度和上市制度也是推进我国创新药发展的动力。”陈先生告诉记者。
  医保目录调整
  从2020年1月1日起,新版国家医保药品目录正式启用,97个药品经过谈判进入医保目录。此外,第二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也已启动,预计2020年4月全国患者将用上第二批国家集中采购中选药品。
  2019年是医保目录改变巨大的一年,4月,国家医保局发布2019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安排目录调整的内容、工作组织形式、时间进度。4-7月为评审阶段,投票和论证常规目录调入调出药品名单,并确认谈判药品企业意向。8月发布常规准入目录,共2643个药品,包括西药1322个、中成药1321个,初步确定128个药品纳入准入范围。8-11月为谈判阶段,组织企业提供谈判材料,谈判专家根据评估意见与企业开展谈判,确定医保支付标准和管理政策,并于同月发布了谈判准入目录。12月,医保部门组织谈判药品挂网采购。
  目录显示,调出、调入的品种数量较多,药品结构发生了较大变化。常规准入部分共新增了148个品种,覆盖癌症及罕见病等重大疾病治疗用药、慢性病用药、儿童用药等。本次调整最受关注的是谈判准入部分,新增谈判药品数量和谈判药品总量均创历史新高。
  谈判成功后,新目录中很多药品的价格降幅比较明显。比如医院原来用到的一种眼科药物,每支价格从原来的1万多元下降到现在的4000多元。同时目录中增加了许多种以前没有的药品,这些举措对于患者来说,减轻了药品费用负担,减轻了患者家庭和社会的负担。
  洪前进表示,由于纳入医保谈判后药物面向的患者群体更大、市场更吸引,因此药企的报价很有可能非常激进,难免都要大降价,这是能否成功进入医保的关键因素。本次谈判品种数量远超之前几轮,充分发挥医保部门“战略购买者”作用,谈判成功药品多为认可度高、新上市且临床价值高的药品,癌症、罕见病、慢性疾病用药以及儿童用药保障能力得到显著提升,突出鼓励创新导向。有关专家表示,全新的医保谈判成果落地政策释放了更多积极信号,鼓励医疗机构对适于门诊治疗、使用周期较长、疗程费用较高的谈判药品进行灵活设计,充分运用门诊特殊病种保障、单病种付费等创新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