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2版
发布日期:
外汇局发布重磅举措支持贸易新业态跨境电商迎政策利好激发市场活力
  当前,在全球贸易深度融合的背景下,国际贸易格局、贸易模式、贸易规则均已发生重大变化。以跨境电子商务为代表的贸易新业态,不断突破传统贸易的主体、时间和空间等约束,已成为国际贸易新的增长点。
  本报记者 韩鹏栓报道
  为更好支持贸易新业态发展,扎实做好“六稳”工作,全面落实“六保”任务,5月20日,外汇局发布《国家外汇管理局关于支持贸易新业态发展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据了解,《通知》涉及9项重磅政策,一方面放宽了贸易新业态外汇政策,另一方面也优化了外汇服务,便利相关外汇业务办理。
  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总经济师王春英表示,在广泛听取贸易新业态市场主体意见和总结前期试点经验的基础上,外汇局发布《通知》,优化贸易新业态外汇政策,提升相关贸易外汇收支便利化水平,以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促进贸易新业态的健康快速发展。
  支持贸易新业态
  当前,在全球贸易深度融合的背景下,国际贸易格局、贸易模式、贸易规则均已发生重大变化。以跨境电子商务为代表的贸易新业态,不断突破传统贸易的主体、时间和空间等约束,已成为国际贸易新的增长点。
  据海关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通过海关跨境电商管理平台的进出口达1862亿元,同比增长38.3%;市场采购贸易出口5630亿元,同比增长19.7%。
  今年一季度,我国跨境电商等外贸新业态继续保持蓬勃发展的态势,跨境电商进出口同比增长34.7%,市场采购贸易出口同比增长50.9%,已经成为疫情形势下稳定外贸基本盘的重要抓手。
  王春英表示,当前,促进贸易新业态发展已成为我国加快培育贸易竞争新优势、推动贸易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内容。但与传统贸易相比,贸易新业态多元的市场主体、高频的线上交易模式,对高效便捷的金融服务有着更大的诉求。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付一夫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我国跨境电商、市场采购等外贸新业态发展,市场参与主体日渐多元,中小微企业及自然人都成为了对外贸易的重要参与者,为稳定外贸基本盘发挥着重要作用,也给我国贸易新业态的进一步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因此,《通知》在此时发布可谓是正当其时。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陶金也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当前我国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便利化贸易企业经营和交易的必要性也在加大。《通知》给出的相关具体政策措施,让更多跨境电商、外贸综合服务等新业态市场主体在更快速、更便利地结汇、收汇,减少交易成本。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B2B与跨境电商部主任、高级分析师张周平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选择此时发布《通知》跟当前经济形势有关,跨境电商作为贸易新业态,在当下能发挥更大的带动及刺激经济发展的作用。
  利好跨境电商发展
  对于跨境电商发展而言,陶金分析指出,首先,《通知》的发布使跨境电商受惠的范围拓宽了,更多跨境贸易电商和综合服务企业因此获得了更便利的交易和经营环境。其次,《通知》可缓解针对新业态市场主体的资金。例如国际寄递企业可为客户代垫与跨境电子商务相关的境外仓储、物流、税收等费用。此外,小额贸易的结售汇、资金垫付便利性提升,尤其是从事跨境电子商务的境内个人也能够享受到相关政策。
  同时,张周平指出,利好还体现在一是将跨境收款问题合法化,免去企业后顾之忧;二是政策旨在促进外贸发展,也进一步规范了跨境电商出口报关的规范化。
  记者梳理发现,《通知》还优化了贸易新业态外汇结算模式,扩大账户收支范围,推动更多业务网上办理,在降低市场主体综合成本的同时,提升跨境结算效率。
  具体可以从两方面来看,王春英指出,在放宽外汇管理方面,一是便利跨境电商出口业务资金结算。跨境电商可将境外仓储、物流、税收等费用与出口货款轧差结算;二是优化跨境电商相关税费的跨境代垫。企业可为客户跨境代垫相关的仓储、物流、税费等;三是满足个人对外贸易结算需求。个人可通过外汇账户办理跨境电商和市场采购贸易项下外汇结算;四是完善市场采购贸易资金结算。经市场采购贸易平台备案的主体,银行可凭平台信息为其办理委托第三方报关的收结汇业务;五是支持外贸综合服务企业代办出口收汇。符合技术条件的外贸综合服务企业,可通过具备审核交易电子信息能力的银行,为其服务的客户代办出口收汇手续。
  在提升外汇服务方面,王春英指出,一是拓宽贸易新业态结算渠道,支持符合条件的银行凭交易电子信息办理外汇业务;二是便利企业远程办理外汇业务。企业可与外汇局系统直连,实现贸易业务报告、国际收支申报等更多外汇业务网上办理;三是优化小额交易涉外收付款申报。支持企业以自身名义汇总申报小额涉外收支,满足其出口退税、融资的申报需求;四是持续跟踪贸易新业态的创新发展,主动回应市场主体外汇业务的新诉求。
  激发市场活力
  值得注意的是,《通知》的发布对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具有重要意义,张周平指出,通过政策解决了部分跨境电商行业存在的痛点、难点,将能进一步刺激市场主体的经营积极性。同时,通过提升贸易环节的电子化水平,效率得以提升,也起到积极作用。
  民生银行交易银行部相关负责人认为,此次新政的推出,为银行在新业态领域提供便利化服务提供了政策依据。
  具体看来,《通知》明确了符合条件的银行可凭线上电子订单、物流等交易电子信息,为跨境电子商务和外贸综合服务等新业态市场主体提供结售汇及相关资金收付服务,这将极大提高商业银行为中小微企业、个人外贸参与者提供跨境综合金融服务的能力,为解决新业态中小额分散贸易结算成本高、收款周期长的“痛点”提供了有力支持,有利于激发外贸新业态市场主体活力,也将有助于市场主体应对当前复杂多变的国际贸易环境。
  总的看来,陶金分析称,通过提升交易便利度、增加资金垫付渠道、扩大政策覆盖面,《通知》能够有效缓解贸易领域的衰退,激发市场主体活力。
  王春英指出,下一步,外汇局将继续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扎实做好“六稳”工作,全面落实“六保”任务,进一步深化外汇领域改革开放,推出更多外汇便利化业务,持续助力企业复工复产,更好满足贸易创新发展诉求,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服务国家全面开放新格局。
  未来,如何推进我国贸易高质量发展,陶金认为,当前我国贸易领域不仅受到了全球疫情的短期冲击,更在长期中面临逆全球化的风险,因此,一方面需要对贸易企业进行及时救助和补贴。另一方面更要简化政策、增加贸易市场竞争性,以提升我国贸易体系自身的效率。同时,对于包括吸引外资、优化外贸营商环境的持续对外开放,也需要进一步加强政策制定和执行。陶金补充说道。
  付一夫建议,第一,加快技术密集型服务业发展,促进高技术水平产品研发,加快技术研发成果转化,扩大服务贸易中技术产品出口,缩小服务贸易逆差,以此提高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第二,促进服务业对外开放程度,引入国外竞争机制,促进市场环境和国内市场要素配置现状的改善;同时合理引导服务业外资流向高附加值新兴产业,全面提升我国服务业发展质量;第三,要鼓励外包企业大力承接服务贸易离岸外包,从政策和资金上予以支持,同时完善服务外包相关法律和制度,建立服务外包信息平台,以此突破点来提高服务贸易出口质量,促进对外贸易增长方式转变和服务贸易规模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