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1版
发布日期:
金融控股公司监管政策框架初步搭建
  本报记者 赵碧报道
  我国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又迈出坚实的一步。继9月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对金融控股公司监管要依法依规、稳妥有序推进实施”后,13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实施金融控股公司准入管理的决定》(以下简称《准入决定》),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以下简称《金控办法》),对金融控股公司准入门槛、股东资质条件、资金来源和运用、资本充足性要求、股权结构等关键环节进行了明确。两份文件都将自2020年11月1日起执行。
  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在14日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上述两份文件的出台,有利于规范金融控股公司的经营管理,防范风险交叉传染,规范金融市场秩序,有利于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促进经济金融的良性循环。
  所谓金融控股公司,是指境内非金融企业、自然人以及经认可的法人,控股或者实际控制两个及两个以上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自身仅开展股权投资管理,不直接从事商业性经营活动的有限责任公司或者股份有限公司。
  根据《管理决定》和《金控办法》,符合以下情形的金融控股公司将纳入监管:一是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境内非金融企业、自然人以及经认可的法人;二是实质控制两类或两类以上金融机构;三是实质控制的金融机构的总资产或受托管理资产达到一定规模,或者按照宏观审慎监管要求需要设立金融控股公司。
  “金融控股公司形态在我国已经是客观存在,但一直没有将金融控股公司作为一个整体纳入监管,存在着监管空白。”潘功胜说,随着我国经济金融的发展和改革水平的不断提高,一些实力比较强、经营规范的金融机构通过金融集团模式优化资源配置,降低成本,丰富和完善了金融服务,有利于满足各类企业和消费者的需求,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近年来,我国金融控股公司发展迅速,也暴露出一些经营不规范、股权结构复杂、缺乏资本杠杆约束、内部风险防火墙缺失、企业不当干预金融机构经营、出现关联交易与利益输送损害投资者权益等乱象。”光大银行金融市场分析师周茂华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分析称。
  周茂华表示,《金控办法》发布,规范、严把金融控股准入,补齐金融控股公司监管短板,是对现有分业经营、分业监管的完善与补充;有利于滤除经营不规范、缺乏资本约束、风控水平不足、投资动机不纯、扰乱金融秩序违法违规等投资者,最大限度降低潜在风险隐患,鼓励金融控股公司依法依规开展业务、维护金融机构与投资者合法权益,利好行业健康发展,降低金融系统性风险,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对于监管的重点,潘功胜表示,从宏观审慎管理角度,以并表为基础,对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行为和风险实施全面、持续、穿透监管,规范经营行为,防范风险交叉传染。一方面,对金融控股公司实施市场准入管理,明确非金融企业投资控股两类或两类以上的金融机构、所控股金融机构的类型和资产规模具备规定情形的,应当设立金融控股公司,纳入监管范畴。另一方面,继续实施金融业的总体分业经营。金融控股公司开展股权投资与管理,自身不直接从事商业性金融活动,由控股的金融机构来开展具体金融业务,分业经营,相互独立,建立风险防火墙。
  《金控办法》和《准入决定》出台之后,央行方面表示,下一步人民银行将按照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要求,遵循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依法合规、稳妥有序地做好各项相关工作。
  周茂华指出,从以往案例看,金融控股内部股权结构复杂、层级众多、业务错综,加之部分金融控股公司内部治理不规范等,容易出现通过关联交易进行利益输送,损害公司与投资者利益;实业与金融风险交叉传染;公司资本缺乏约束过度加杠杆扩张;企业不当干预金融机构经营。
  在周茂华看来,未来对金融控股公司加强监管,首先要做的是严格执行市场准入规定,包括文件对中金融控股公司股东资质、资本要求、股权结构、关联交易方面等做出的明确规定。
  同时,他还建议接下来的工作中要提升监管效率。一方面,加强各部门监管协调,形成合力;另一方面,考虑金融控股公司业务交错复杂,监管部门借助系统平台、大数据等尽早、尽量地发现隐匿问题,增强穿透监管。另外,要不断健全相关监管法律制度,加大违规惩处力度,形成有力震慑。
  此外,潘功胜表示,人民银行将从宏观审慎管理理念出发,加强与相关部门的监管协作,加强引导金融控股公司依法合规经营,完善公司治理,有效防控风险,提升服务经济的高质量发展的能力。